ENGLISH 聯系我們
感謝融都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主頁 > 正文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FinTech的江山與TechFin的

發表于2019-07-25 15:38:45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瀏覽:103

2019年7月6日至7日,由中國人民大學主辦的“2019國際貨幣論壇”在北京舉行。浙江互聯網金融聯合會主席、浙江大學國際聯合商學院院長、浙江大學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院長賁圣林教授出席本次論壇,并在“求是夜話:金融科技之夜”環節中以“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FinTech的江山與TechFin的江湖“為題發表主旨演講。

微信圖片_20190725153925.jpg

以下根據賁圣林教授演講實錄整理而成

謝謝邀請!非常高興能與大家做一些交流,我想引用浙江大學校歌中的一句話作為開端,“靡革匪因,靡故匪新”,意思是任何事物都需要不斷的革新,而革新的同時又需要繼承過去的優秀元素,不能完全放棄歷史。這句話所述與我們要說的金融科技(技術)FinTech,或者有人叫科技(技術)金融TechFin的發展歷史很相似。今天我也想與大家談談FinTech和TechFin之間有什么區別。


從內涵上來看,FinTech實際上就是金融科技化,通常指現有的金融機構利用科技提供更好的客戶體驗、降低成本、增加收入并減少金融市場摩擦。而TechFin是科技驅動的金融,指科技公司依托新技術開發出更優的金融產品、服務及場景,將業務邊界延伸和拓展到金融領域。以搭乘地鐵為例,在倫敦我們可以通過桑坦德(Santander)銀行卡刷卡乘地鐵,這是金融科技的一個例子;而在杭州則可以通過支付寶二維碼掃碼乘地鐵,這是科技金融的表現。厘清FinTech和TechFin這兩者之間的區別,在研究的時候顯得尤為重要。


首先我想來談FinTech,即金融科技化,從發展過程來看,金融是有慣性、有路徑依賴的。回顧歷史上金融大國的變遷,從荷蘭、到英國、再到美國,那么下一個會不會是中國?我們現在先打一個問號。這金融帝國背后的規律是什么?第一,必然是經濟強國、貿易強國,軍事力量也要強;第二,金融的慣性和用戶習慣。比方說傳統的金融服務靠人來完成,成本比較高。所以過去傳統金融服務的客戶,往往都是大客戶、大企業、大機構等,即所謂批發業務,而中小企業就面臨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我在金融行業干了多年,我們做了很多所謂的“金融創新”。但后來幾個朋友聊天時說,實際上過去幾十年真正意義上的金融創新大概也就是ATM機或者信用卡,因為許多別的產品創新沒有真正服務更多的客戶、沒有給消費者、客戶等帶來更好的體驗、更好的服務。正因為此,銀行業過去一貫給人的印象是“嫌貧愛富”,也只做批發業務;而常常也被稱為投資銀行的券商不投資,做了很多所謂的表外衍生品業務,服務的也基本是大客戶;保險公司也沒有運用足夠多的科技元素來支持創新。傳統銀證保獨霸天下的格局一直等到許多年以后當風險投資、私募股權開始時才在金融產品層面有所創新,才有鼓勵創新創業的新的股權型金融。


同時,直到二次大戰后過去的幾十年間,傳統金融科技化才真正逐漸興起。我們現在可以用NFC(近場通訊)支付,保險公司可以通過AI(人工智能)提供定損服務,這都是科技的力量。同樣,銀行業在科技化過程中也做了一些業務模式的創新嘗試,比如說20多年前,荷蘭國際銀行(ING Bank)就開始做直銷銀行。“高冷”的高盛這兩年也開始做零售銀行,依托高科技手段,向普通個人提供綜合性、一體化的金融服務。科技的支撐使得金融行業,無論是銀行、保險、證券,都開始進行長尾客戶的開發,都開始擁抱金融科技化、金融大眾化的趨勢,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普惠金融。如今,大家都知道很多銀行、保險、證券、基金公司,也在積極擁抱更新的新技術,如所謂的ABCD(人工智能、區塊鏈、云計算、大數據)等等,可以說是金融科技化升級版,就是金融機構的進一步信息化、科技化、數字化。


金融科技化具有漸進式的特點,受到的監管比較成型成熟,難以真正做到革命性的變化。這些漸進式的改進,往往發生在發達國家。頂級金融機構(往往來自發達國家和地區)由于自身能力較強,市場競爭又比較激烈,所以要不斷進行改進。而發達國家人口又相對老齡化,在新事物接受程度上不夠高,即便想要提供革命性的創新服務,由于客戶群體接受度不足,也最終不得不通過漸進式的改變來推行。


但并不是說發達國家就沒有原創性、革命性的創新。實際上許多TechFin的原創也更多是起源于發達國家,比如源于英國的Zopa(全球第一家P2P公司)、美國的貝寶PayPal(第一家在線支付服務商)等。但是因為在發達市場,傳統金融的覆蓋率相對比較高,客戶相對較滿意,所以即便是TechFin的原創,也只能做到從0到1,而短期內想從1做到100的機會卻不大。


反之,發展中國家往往由于傳統金融行業競爭性不足,傳統金融系統發展較為落后,受制于對應的金融壓抑和金融排斥,很多群體根本沒有享受到基本金融服務或沒有享受到很好的金融服務。而這恰恰為科技公司在提供一些基本金融服務的異軍突起提供了契機,TechFin科技金融的出現如干柴遇烈火,發展兇猛,也隨之帶來金融市場的深刻變革。過去十幾年,中國的例子已經證明這一點,螞蟻金服在本土獲得巨大成功的同時已在全球特別是周邊的南亞與東南亞國家積極布局,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印尼、泰國等,都已點燃了星星之火,并也正呈現燎原之勢。同時,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沒能被金融服務所有效覆蓋,它們的金融機構市場化程度也不夠高、監管也不夠成熟,但卻有許多年輕化的人口樂于擁抱新興事物。例如全球18億的穆斯林人,70%以上沒有銀行卡,對于他們來說,與潛在的個人隱私泄漏風險比起來,能有一個可以方便快捷支付的銀行“錢包”要重要得多。而TechFin就是這樣以技術為驅動,在相對可控的風險下以簡單的產品或便捷的服務不斷拓展業務邊界,無處不在地融入我們的生活中。


總結來看,由于金融排斥等原因,TechFin往往是在發展中國家更加容易被消費者所接受,發展會更快,這將會是一場技術驅動的金融革命。FinTech則更多在發達國家呈現出一個逐漸演化的過程。如果說發達國家是在FinTech領域小步慢走的話,那么TechFin在發展中國家可能是大步快走。中美兩國在金融與科技交互領域所走的路徑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我們通常講要彎道超車,但其實我們已經變換了車道。對于金融發展而言,TechFin的路徑是“農村包圍城市”,先影響發展中國家千千萬萬的人,這部分群體占世界80%-90%的人口;而發達國家的FinTech則主要覆蓋像西歐、日本、北美等約占世界人口10%的人,只不過他們在全球事務中、經濟金融生活中、全球治理中目前的影響力更大些。但世界在不斷變化,未來可能會是TechFin先以發展中國家為主,再由農村包圍城市,逐漸包圍發達國家這樣一個新的金融格局。


當然我們要達到這個境界也面臨許多挑戰:第一,人才短板;FinTech這個詞就來自于發達國家,這個本身就說明目前發達國家的人才數量比我們多,教育質量也比我們更好,擁有更多的話語權;第二,監管規則制度不夠完善。我們現在已處在數字經濟時代,而我們發展中國家監管的理念、方法、規則、手段卻遠遠沒跟上。這在新金融行業相關的基礎設施建設、制度建設方面表現尤其突出。比如傳統銀行(包括其科技化發展)有巴塞爾協議等國際通用的標準和制度等,但是TechFin尚沒有標準。這也是為什么TechFin的冠軍螞蟻金服希望能夠攜手傳統金融機構,通過相互賦能共同打造團體冠軍的戰略原因之一。


各位同學、朋友,普惠金融是個偉大的理念,但如果沒有技術支撐,沒有Fintech和TechFin,是很難完成的。中國的許多傳統銀行,也非常有社會責任感,希望在普惠金融業務上有所發展,但面臨著難以走出現有技術框架、改變現有組織架構與變革企業文化等挑戰,科技化、數字化轉型任重道遠。而網商銀行、微眾銀行等Techfin屬性的網絡銀行在普惠金融發展上有著重要的推動意義。雖然它們的成立時間比穆罕默德·尤努斯創立的孟加拉鄉村銀行晚得多,但在業務量和覆蓋人口上已遠遠超過了鄉村銀行,這一切歸功于技術賦能,我對它們未來進一步發展空間也充滿期待。TechFin正使普惠金融夢想真正向我們走來,中國正面臨引領這一趨勢的偉大機遇,也必將承擔起偉大的責任。


最后,我想與大家分享兩位唐代詩人的詩句:一是劉禹錫的“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二是李白的“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各位朋友,我們已經進入了新經濟、新科技、新金融的新時代,在這個時代,誰將是“沉舟”、“病樹”,又有誰能成為“輕舟”,這值得我們大家深入思索。謝謝!


(本文根據賁圣林教授7月6日在北京舉行的“2019國際貨幣論壇”中“求是夜話:金融科技之夜”上的演講整理而成。)

(整理人:李心約)


-END-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立場,也不代表我們的價值判斷。

36选7最新开奖